撰稿人:李中琪

討論-1.jpg

這一次,我們沒有事先勘查地形,一切都由周到的金門旅遊局為我們安排,因此,對於金門的路況無法掌握。經過第一天下午二十多公里的「試騎」之後,執行長在第二天早晨召開了一次臨時會議,決定更改行程,因為旅遊局的規劃體貼地以景點與一般老人家的體力為考量。其實傳神車隊早已訓練有素,而且我們的宗旨是為了「傳送愛與祝福」,不論風吹、日曬、雨淋,每一寸騎行過的土地裡,都有我們深深的祝福,都有我們濃濃的關愛!於是,捨棄了較輕鬆有趣的路線,我們在三天裡騎了108公里(金門環島長120公里),起伏的坡地不少,休息的時間卻很少,即使是騎過上海、北京的康伯伯在第二天騎完後都累的連晚餐也吃不下了。但是大家都沒有抱怨,因為,一切都為了祝福!

古寧頭-1.jpg


民國三十八年十月的古寧頭大捷遏阻了共軍的氣勢,也形成了兩岸幾十年隔海對峙的局面。但是,這一場重要的戰役能夠被及時發現卻和兩個巧合非常有關係:
一位中尉排長半夜查哨,不慎誤觸地雷,石破天驚的爆炸生驚醒了守衛官軍,以為是共軍發動攻擊,立即嚴密戒備。另外一輛坦克履帶深陷沙灘,所在位置正好是共軍登陸艇登陸的位置。為了修理,還調動了其他兩輛戰車, 直至深夜方才修好,正好趕上共軍瘋狂的暗夜大登陸。
這樣的巧合,不是人力可以是先預測的,除了天意!
領隊教了我們一個嘲笑當時接收自美軍的破爛坦克的順口溜:
「一去兩、三里,拋錨四、五回,修理六、七次,八、九、十人推。」

招牌-1.jpg


這間招牌毫不起眼的餐廳,沒有預約還吃不到呢。福建省政府特別安排請了我們這一頓美味的水果風味餐,讓每個人吃得齒頰留香,到現在仍回味不已,也感謝不已!老闆沒有菜單,菜色也端看時令水果、蔬菜與魚肉的產量而變化。客人只要告訴他要吃多少價位的套餐即可。現在就請大家看看我們吃的五百元大餐!
水果沙拉
今日供應三種新鮮果汁:鳳梨汁、蕃茄汁、香瓜汁。
沙拉裡有:木蓿芽、紫蒿、生菜、甜桃、蘋果、蓮霧

鳳梨海鮮

鳳梨櫻花蝦炒飯

枸杞蒸梨-1.jpg

枸杞蒸梨
有沒有注意到這梨蒸了並沒有變黑?這可是老闆研究了半年的心血呢!因為是秘方,他不方便透露給我們。

芒果炭滷豬棒腿-1.jpg

芒果炭滷豬棒腿
原來前頭還只是「開胃菜」而已,這才是主菜!

哈蜜瓜芋頭炒海鮮

草莓哈蜜瓜布丁-1.jpg  

草莓哈蜜瓜布丁
老闆的「食物鏈」讓我們好欣賞:所有吃剩的水果蔬菜拿去餵雞,吃雞剩餘的殘骸拿去做堆肥,經過發酵、酒精分解,再去種菜、種水果。非常有機,也幾乎沒有浪費!

美蓉阿姨-1.jpg


美蓉姐誠懇樸質,工作勤苦,雖然家住桃園,但是每週一定固定參加傳神的居家服務,而且車隊訪問各地養老院的活動,她也多半不缺席。她的兒子在大陸工作,很少在家陪伴她,但總是鼓勵她多出來玩玩走走,只要是「傳神」的活動,兒子一定大力支持,因為非常認同這些活動背後的精神與意義,常常對她說:「妳健康,我也輕鬆。去傳神,我放心!」

毋忘在莒-1.jpg

用閩南語發音,『毋忘在莒』就是『無望ㄝ代誌』的意思。
來金門,沒有造訪「毋忘在莒」磐石所在的太武山頂,就像到台北沒去看看「101」大樓一樣。
太武山標高雖然只有253公尺,但多處有45度的陡坡,外加90 度大轉彎,造成許多意外事故,因此禁行各型機動車輛。體貼的金門旅遊局根本沒有把「登太武山」列入傳神樂齡車隊的行程中,因為要一群平均年齡超過七十一歲的老人家們去征服它,用兩條腿爬都令人擔心,何況是騎腳踏車?這根本就是「無望ㄝ代誌」!
不能怪他們這麼思考,因為他們沒看過這群老人家們在環繞台灣、在上海北京、在豔陽高照的新加坡所展現的毅力與決心。他們不明白愛與祝福的力量有多大!
來金門的第三天,才早上八點就已溫高28度,執行長以鋼鐵般的意志問大家:「怕不怕挑戰?要不要放棄?」雖然已經耳聞可能遭遇的困難,可是,沒有一個人害怕,也沒有一個人選擇坐在山腳下。因此,我們違逆了兩位領隊的好意,堅持要上太武山,為金門祝福!剛繞進許多專業騎士都聞之色變的玉章路,長長的45度陡坡果然名不虛傳,讓大家吃足了苦頭,車隊裡除了艾玲與定宏,每個人都落馬了。烈日當頭,慢慢爬行的啦啦隊員們,顧不得自己也在氣喘吁吁,一邊忙著大聲地加油打氣,一邊忙著慰問「傷患」,還要幫忙推車。美德、少美都摔了,受了傷,還翻了好幾滾;美蓉、昇興控制不穩也摔了,所幸沒受傷;戴老師力竭,躺在地上休息了好久; 86歲康伯伯下陣,由他人代為推車。

九條好漢-1.jpg


雖然還不到半山腰,但每個人鬥志昂揚,你摔我扶,我累你攙,還不時說說故事與笑話,或是唱唱歌,讓彼此忘記辛苦,沒有一個人要撤退。這樣一個奇特的隊伍,吸引了許多來往的中外旅客停下腳步與我們攀談,一旦瞭解了傳神樂齡的精神,總是引來不斷地欽佩與讚嘆,而我們更為又灑下許多希望的種子而歡欣。
終於,在執行長嘲弄「怎麼是車隊給啦啦隊加油?」的笑謔中,八十多歲的康伯伯、張伯伯、闞伯伯、陳芸阿姨,以及膝蓋原本就有問題的夢蘭阿姨、惠英姐也爬到山頂。
我們用沸騰的熱情在這塊「無望ㄝ代誌」的巨石下為自己喝采,也為金門祝禱。再一次,我們更明白:每一天要過得精采,不是「能與不能」,而是「要與不要」的態度。

九條好漢-2.jpg


太武山陡峭難登,但車隊下山時可是如騰雲駕霧般過癮至極!不過對這一群七、八十歲的老人家,還得比上山更小心謹慎才行,因為他們多半的膝蓋都有些毛病,稍不留心打滑摔跤,可就難過了。尤其86歲的康伯伯視力只有0.1;82歲的闞伯伯有高血壓;80歲的陳芸阿姨手上還吊著繃帶;75歲的夢蘭阿姨去年才因為摔斷了手和腿,打了一整年的石膏;惠英姐膝關節退化的很厲害,每回從椅子上起身都疼得疵牙咧嘴。
然而陪著他們一起走可有趣極了,每個人身上都有說不完的故事,從抗戰、剿共、撤退到六十年來台灣的變化,故事還沒說完,又想起許多當時的歌,於是一首接一首,最後唱起國歌、國旗歌以及愛國歌曲了,唱得每個人熱血澎湃,有如革命烈士上身。

我數一數,我們這一群,加起來九個人,在這當年的軍事最前線,正好可以組一個班,於是一呼九應,大家立刻排成一列,反覆練習多次答數與步伐,居然一掃先前的二二六六,只見這一群老人家們整齊畫一地踏著腳步、唱著「九條好漢在一班」、答著數,走下陡峭的「玉章路」,真是雄赳赳、氣昂昂!
半山裡,遇見倆個香港來的年輕人,我聽見他們的對話:
「他們是誰啊?」
「不就是一群老人嗎?」
「你不覺得這樣的團體、這樣的活動,讓老人更健康、更有活力嗎?你看政府每年要花多少錢去戒毒、戒賭、戒酒、防止犯罪,倒不如多多向他們看齊才好!」


惠英-1.jpg

惠英姐很會唱歌,而且超會掰歌,給我們製造了許多歡樂。上山時,明明聽到得是「遠山含笑」,正心曠神怡之際,突然聽她調子一轉唱起平劇來了:
「哎呀呀呀,這一副麻將來得好!
  紅中,白皮,自摸雙!
  哎呀呀呀,這一副麻將不妙了!
  我打八萬,他就糊了!」
下山對她退化的膝關節是個折磨,途中她走到我身旁,小聲地對我說:「膝蓋痛死了!」接著她掏出手帕舉在耳邊,學古代婦女哭訴的模樣,一路往前擲手帕,一路唱著鳳陽花鼓的小調,只是歌詞全改了樣:
「我命苦,我命薄,一天到晚趕不完的路!
  人家騎車又有摩托車,我哪每天走呀走!」


創作者介紹

傳神樂齡單車家族

eat81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